引言圖片-英雄事典:范達爾‧鹿盔

轉載:http://game.techbang.com.tw/posts/10516-heroes-do-code-fan-daer-staghelm?page=3

 

 

范達爾‧鹿盔曾是達納蘇斯的前任大德魯伊,他也是在瑪法里恩迷失在翡翠夢魘後,才繼任大德魯 伊這個職位。鹿盔一直與高階月之祭司泰蘭德‧語風有著權利上 的爭奪,他也是最初提意治癒/腐化世界樹泰達希爾的始作俑者。在怒風沉睡後,鹿盔深受夢魘墮落的事實也被揭露,最後他陷入瘋狂,被塞納里奧議會給囚禁。 在護送他前往月光林地的途中,他落入了敵人手中,成為了史上第一位火焰德魯伊,也成為火源之界新一任的管理者。

傳記

大德魯伊范達爾‧鹿盔是一位聲名遠播的古老夜精靈,他從大撕裂事件的一千年後出生而活到現在(超過9000歲)。他年輕的時候,像珊蒂斯‧羽月、亞 羅德‧影歌、泰蘭德或瑪法里恩等著名的夜精靈一樣,被拔擢為塞納里奧議會的一員。鹿盔的身材高大(身長超過8呎),急性子的個性使他成為世人眼中既難相處 又強大的德魯伊。他也經常頂撞自己的恩師,卻被瑪法里恩欽點為眾學生中最具天賦的徒弟之一。

所有的德魯伊必須定期回到翡翠夢境裡修行,包含范達爾在內,然而,他仍對自己的兒子-瓦爾斯坦有所執著。范達爾以著熱切的關懷,溺愛著他的兒子瓦爾斯坦,即便瓦爾斯坦結婚生子,鹿盔依然非常在乎其子的一切。瓦爾斯坦的妻子是一位名為雷亞拉的女夜精靈。

流沙之戰

范達爾的伴侶生下瓦爾斯坦後便過世了,意即這位年輕的兒子,是他與妻子唯一擁有的家庭羈絆。在第一次大戰前的一千年左右,許多族人都未曾體會過的流沙之戰,卻讓范達爾經歷了一場悲劇性的災難。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最初在希利蘇斯,在當時夜精靈版圖的最遠遙的南端,過去千年以來,以古神克蘇恩之名的其拉蟲族勢力再度捲土重來,夜精靈不得已只好為了抵禦而作戰, 而范達爾則負責領導卡林多的軍隊對抗其拉蟲族。在瓦爾斯坦的協同作戰之下,鹿盔展現了卓越的將領之才,事實上,正因為他如此驍勇善戰,其拉蟲族稱鹿盔為 『卡希斯』,其拉蟲語中的「大地之手」之意。不管試多少次,其拉蟲族就是無法擊敗在鹿盔領導之下的夜精靈軍隊。

雖然其拉蟲將軍拉賈克斯認為夜精靈的防禦遲早有一天會崩解,但牠的雙子皇帝維克尼拉斯與維克洛爾可不願意用消耗戰獲得勝利。雙子皇帝命令拉賈克斯徹 底調查這位大地之手的背景,過了一段時間,拉賈克斯才終於發現范達爾的唯一弱點,一個在他鐵血領導下的唯一例外:他的兒子,正是他的弱點。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蟲族計畫了一次聲東擊西的作戰而襲擊南風村,誘使熱心的瓦爾斯坦前去防禦該地,殊不知蟲族早已佈下狡猾的陷阱。瓦爾斯坦的軍隊最後慘遭屠殺,而他本 人也被拉賈克斯將軍俘虜帶至戰爭的前線,就在自己的父親面前,瓦爾斯坦被拉賈克斯活生生的撕成碎片。喪子之痛,讓鹿盔失去了戰鬥的意志,很快的,夜精靈軍 隊也被迫撤退到安戈洛環型山,直至塔納利斯,驕傲的蟲族甚至大膽地朝向時光洞穴發動攻擊。最初拒絕援助夜精靈的青銅龍,也在這次的攻擊之下加入戰線,也是 自死亡之翼背叛的事件後,所有龍族再一次團結在一起。最後,龍族利用流沙之杖封印了整座安其拉帝國。

戰鬥勝利並無法撫慰范達爾的悲痛,當然,失去瓦爾斯坦是他壓根沒有預料到的事,他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他在其拉帝國的高牆面前,親自將流沙之杖打碎後離去,並憎恨著整個世界。

種植世界樹,泰達希爾

第三次大戰後,夜精靈失去了他們的世界樹,諾達希爾,也失去了他們的永生能力。不久,瑪法里恩也陷入了長眠,沉睡在怒風獸穴當中,沒人知道原因,也沒人知道如何再次喚醒他。

怒風的缺席,讓范達爾成為德魯伊一眾的領導者,也正式成為大德魯伊。在瑪法里恩沉睡之前,他表示反對范達爾種植新世界樹的計畫,如今在沒有瑪法里恩 的干預下,范達爾伙同其他德魯伊的意見,令夜精靈皆取信於他,並讚許他種植新世界樹的睿智。最後,德魯伊們團聚在一起,大多都是范達爾的學徒,一同創造了 新世界樹,泰達希爾。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不過,新世界樹並沒受到像諾達希爾一樣來自龍王們的祝福,雖然它的成長快速,巨大無比的樹叢甚至遠從卡林多的北海岸都可瞧見,而那裡也成為夜精靈的 新居所,但這一切並沒有如范達爾所想的完美。夜精靈並未因此重獲永生的能力,而泰達希爾也開始逐漸腐化,薩特、劣魔等魔物也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不同以往的風範,范達爾逐漸變成更加獨斷偏激且好辯的領導者,他不斷地與高階祭司泰蘭德‧語風爭權奪利,甚至想掌控夜精靈所有的軍力。在一次夜精靈 高層會議中,夜精靈決定派遣軍隊前往梣谷對抗進犯的獸人軍隊,范達爾的行動似乎找回了過去的雄風,且也好像擺脫了喪子之痛。然而,他依然表露出令人氣結的 自大態度,且公然用種族岐視對待同為瑪法里恩弟子的牛頭人德魯伊,哈穆爾‧符文圖騰。

奎恩提斯,這名位於羽月要塞的德魯伊NPC,他對於范達爾為何以塞納里奧議會的名義對外大量收集來自安戈洛油田土壤所栽種的晨光麥而感到懷疑。范達爾本人則聲稱這是為了拯救世界樹與瑪法里安的解藥。

雷姆洛斯塑像

就在近期,德魯伊布洛‧熊皮與他的人類伙伴拉格什(也就是暴風城國瓦里安)來到了達納蘇斯,布洛向范達爾回報關於他淨化雷姆洛斯塑像一事,鹿盔建議 將塑像交給身為大德魯伊的自己保管,布洛也同意並將塑像交給范達爾。然而,拉格什卻在事後向布洛表示自己的直覺:范達爾不值得信任。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此段劇情乃截錄自《魔獸世界》官方漫畫:瓦里安的回歸之中的章節。

治療世界樹

就在巫妖王隕落的幾個月後,范達爾召集了許多德魯伊前來泰達希爾,準備進行治療世界樹的計畫,納拉雷克斯、布洛‧熊皮與哈穆爾‧符文圖騰皆收到了來 自他的召喚。無視布洛的判斷,鹿盔就是打算利用雷姆洛斯塑像來治療世界樹,在儀式尚未完成前,泰蘭德突然出現,說明她收到來自伊露恩的警告:沉睡中的瑪法 里恩,其性命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危險狀態。經過中間一連串關於翡翠夢魘的劇情,爾後,現實的哈穆爾才發覺這背後意外的真相:原來這一切的儀式並非為了治癒世 界樹,事實則是范達爾才是腐化世界樹的主始者。原來,范達爾早在流沙之戰後,就已受到夢魘的誘騙,無法控制自己的心志,成為『夢魔領主』薩維斯的爪牙。

薩維斯正是上古之戰投靠惡魔的薩特始祖,後來被瑪法里恩施法變成古樹,如今,牠成為夢魘領主,侵入翡翠夢境,成為操控范達爾墮落的真兇。牠在夢魘裡化身成瓦爾斯坦,欺騙范達爾能夠復活自己親愛的兒子,加以利用其罪惡感與憤怒,讓范達爾為此走上看不清真相的瘋狂之路。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惡夢甦醒的打擊

范達爾最終相信瓦爾斯坦能夠復活,因此認為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成就瓦爾斯坦的大義。他利用晨光麥令瑪法里安身陷翡翠夢魘,並透過薩維斯的力量將一部份的夢魘轉化到泰達希爾上。

經過一番的努力,瑪法里恩終於從翡翠夢魘中甦醒,隨即與鹿盔展開一場惡戰。最後,欺騙范達爾的幻像終於被消滅,而看到眼前的瓦爾斯坦再度消散的既視 感,令鹿盔再度陷入了同樣的衝擊。瑪法里恩緊接著要對付薩維斯,但鹿盔卻已無心於此,因為他必須面臨二度看見自己兒子死亡的事實(即便是假象也罷)。待夢 魘被擊敗後,德魯伊們將鹿盔押送到伊利丹以前待過的監牢,期望有朝一日鹿能夠恢復心志,雖然他們大部份心知肚明,鹿盔的傷痛是永遠無法磨滅的。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此段劇情乃截錄自《魔獸世界》官方小說《怒風》一書中的章節。當中其實還有大量關於艾澤拉斯受到夢魘侵蝕的章節,此篇為了只介紹鹿盔,故省略了瑪法里恩甦醒的情節。

熔火前線的劇情

正當范達爾被囚禁同時,他的媳婦雷亞拉與孫女伊塔莉雅,長久以來一直居住在梣谷。正當月光林地的德魯伊對范達爾的復原行動束手無策同時,獸人軍隊進攻了梣谷,並將阿斯特蘭納付之一炬,而鹿盔的孫女也慘遭殺害,也斷了鹿盔與瓦爾斯坦父子之間最後的羈絆。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當拉格納羅斯的軍隊進攻海加爾山時,綠龍艾里絲拉表示她擔心暮光之錘會劫走范達爾,萬一讓如此強大的大德魯伊落入敵人之手,鹿盔的知識與力量都將會 讓敵軍如虎添翼,因此提出要將鹿盔移監至月光林地,伊瑟拉也答應了這項提案。然而,最後才發現艾里絲拉早已臣服於拉格納羅斯,她直接將范達爾帶到暮光之錘 的地盤,教徒們原先想先恢復鹿盔的身心狀態,卻沒想到鹿盔展現了一種近乎平靜的態度。原來,鹿盔對於失去愛子與孫女的悲痛,早已完全轉化為復仇的怒焰,在 拉格納羅斯的力量加持下,他重生為史上第一位火焰德魯伊。

鹿盔取代了埃克索圖斯,成為拉格納羅斯新一任的管理者。重獲新生的他,展現了其強大的天賦,不僅培育自己過去的學徒轉投火焰德魯伊之道,還成功的中斷陶土議會與龍王治療諾達希爾的集會,並利用過去所習得的夢魘秘術,將索爾的神靈分裂成四塊。

如今,他就在薩弗隆要塞的大門前,企圖引領火源之界的怒焰,將沒有他愛子存活的艾澤拉斯一切焚燒殆盡。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火焰德魯伊,雷亞拉

雷亞拉痛失愛女後便遠離梣谷的戰火,在海加爾山的北端遺址埋葬了伊塔莉雅。她痛恨她所遭遇的一切,她痛恨流沙之戰失去丈夫、梣谷戰火失去愛女時,瑪 法里恩與泰蘭德卻沒有任何幫助。正當她身陷絕望時,鹿盔踩踏著火焰,出現在雷亞拉身邊,說明他已獲得新盟友的力量,並引領雷亞拉一同走上復仇之路。雷亞拉 也因此成為另一名強大的火焰德魯伊,在與哈穆爾‧符文圖騰一戰時,強大的復仇怒焰甚至讓哈穆爾面臨瀕死狀態。

4.2在熔火前線的每日任務中,完成第二階段,並且收集125個世界之樹印記後,選擇「注滿月井」任務,即會導入雷亞拉的遺物任務線。雷亞拉意圖在 熔火前線傳送更多火源之界的爪牙,準備將瑪法里恩前線的軍隊全部殺光。瑪法里恩注意到她的企圖,與暗影看守者一同進入火成深淵阻止雷亞拉。豈料雷亞拉的復 仇怒焰如此強大,就連瑪法里恩一時也難以匹敵,不過傷癒復出的哈穆爾即時到來,師徒兩人合力擊敗了雷亞拉。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結語:悲劇英雄的黑化

對於魔獸故事熟諳的人來說,鹿盔的黑化是預料中的事。從無印時代以來,安其拉開門的資料片劇情,就讓許多玩家感受到當初流沙之戰的慘劇,以及范達爾 的轉變。當然,這樣一位天賦異秉的德魯伊,其溺愛孩子的程度實在有點誇張,甚至也有人認為是鹿盔不夠成熟(也算熟透了,都9000多歲了),才導致這一串 悲劇。是的,瓦爾斯坦在這樣的溺愛下長成長,正是因為鹿盔一路相伴,為其在黑暗中指引明燈,最後當父親不在身邊時,也如同頓失光明一樣,看不見自己即將面 臨的死亡。

雖然瓦爾斯坦的死是情有可原,但鹿盔本身的結局也是理所當然。一個不願接受事實的人,最後只有往死胡同裡鑽。

不過,導致鹿盔墮落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瑪法里恩與泰蘭德。故事指出,鹿盔一直有與泰蘭德在權利上的爭奪,也曾怨恨過瑪法里恩為何不在流沙之 戰挺身而出。說到底,鹿盔過去雖然是個很厲害的指揮官,但一路走來也害死不少人,如今黑化成為人人喊打的BOSS,或許也是適得其所的結局。

魔獸故事,魔獸小說,范達爾,鹿盔,瑪法里恩,怒風,翡翠夢境,夢魘,世界樹,薩弗隆,雷亞拉,瓦爾斯坦

「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人生真正的悲劇,是成人害怕光明。」

-柏拉圖

 

【參考資料】

  • Wowpedia
  • Wowwiki
  • World of Warcraft official novel and short story

網站設計人的悠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