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當·斯密說:「只有人類才有貨幣交易的本領。」如果猴子會使用貨幣,會發生什麼呢?

微觀經濟學家設法弄清個體會如何選擇。不僅想瞭解個人到底買了什麼,還要瞭解其洗手頻率,是否會成為恐怖分子,而有些經濟學家甚至把研究對像擴展到人類活動之外。

基思·陳,華僑移民後裔,33歲,衣著時髦,頭髮短直,十分健談。原就讀於斯坦福大學,一度被政治學沖昏頭腦,後徹底改頭換面,主修經濟學。如今,他是經濟學副教授,在耶魯大學任教。陳的問題是:如果我能教會猴子使用貨幣,那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陳選擇的理想猴子是僧帽猴,「它們頭很小,」陳說,「主要關心食物和交配」, 「就像慾壑難填的餓死鬼,永遠也吃不飽。」對於經濟學家而言,僧帽猴習性如此,自然就成了絕佳的研究對象。

耶魯-紐黑文醫院的心理學家勞裡·桑托斯給他提供了七隻僧帽猴—四隻雌的,三隻雄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隻猴子,取了中央情報局特工的名字:費 利克斯。這些猴子共同 生活在一個很大的開放式籠子裡。籠子的一側連著個很小的籠子,這就是實驗場地,一 次可以容納一隻猴子參與實驗。陳在直徑為1英吋的小銀盤中間鑽了個眼,這就是貨幣, 「有點像中國古代的銅錢。」

實驗的第一步,讓猴子認識到硬幣是有價值的—這費了不少工夫。陳和他的同事給某隻猴子一個硬幣後,就會亮出食物。只要那隻猴子將硬幣扔給他 們,猴子就會得到食物。這樣持續了好幾個月,猴子終於明白:硬幣可用來買食物。實驗證明,猴子對不同食物具有各自強烈的偏好。將12枚硬幣放在一個托盤 裡,這是一隻猴子的最大預算;然後給它提供食物,例如一個人賣吉利(Jell-O)果凍,另一人賣蘋果片。這時,猴子會根據自己的喜好,把硬幣送到不同的 研究人員手中,隨後得到已分好的「好吃的」。

現在,陳在猴子的經濟生活中引入了價格衝擊和收入衝擊。我們假定費利克斯最喜歡的食物是果凍,而且通常情況下,它用一枚硬幣就能獲得三個。 如果一枚硬幣突然只能買到兩個,它會如何反應呢?令陳吃驚的是,費利克斯和其他猴子的反應十分理性。 某種食物的價格上漲時,猴子們就會少買;價格下降時,就會多買。經濟學中最基本的法則不僅適用於人類,而且同樣對猴子有效:需求曲線必定向下。

到目前為止,猴子們在花錢上與人類同樣理性。針對個體(例如短線股民)的類似實驗發現,人們作出這種非理性決定的概率與猴子差不多:「從統計學角度分析,猴子與大多數股票投資者幾乎難分伯仲。」

一天,實驗室最奇怪的一幕發生了:費利克斯疾速跑進實驗室,但它沒有拾起托盤上的12枚硬幣去買食物;相反,它將整盤硬幣扔回了它們的公共生活區,接著逃離實驗室,衝進公共生活區去找硬幣—銀行打劫,然後越獄逃跑!

公共生活區多出了12枚硬幣,七個猴子搶個不停,整個大籠子混亂不堪。陳進入籠子,試圖拿回硬幣,但猴子拒不交錢—它們已意識到硬幣是有價值的。陳只好靠「行賄 」要回錢:給猴子提供食物。這給猴子上了一堂意義非凡的課:犯罪不用付出代價,反而有利可圖!

隨後,異乎尋常的情形發生了:一隻公猴沒有將搶到的錢換取葡萄或蘋果,反而向一隻母猴走去,把錢給了它。這是「利他主義精神」感召下的自覺 的金錢捐贈行為嗎? 不!在撫摸了母猴幾秒鐘後,那兩隻僧帽猴竟然發生了關係;而且一待好事結束,拿到硬幣的母猴立即將硬幣交給陳,買到了幾顆葡萄。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利他主 義,而是科學史上的首例猴子「賣淫」行為!這一幕讓陳百思不得其解。到目前為止,研究人員只一次針對一個猴子,實行嚴格限定的貨幣實驗。那麼,如果陳在猴 子的生活中直接引入 貨幣,結果會怎樣呢?

一旦猴子們手裡有了錢,它們就會迫不及待地去「嫖娼」,同樣也可以料想,猴子謀殺者、猴子恐怖主義者、引發全球變暖的猴子污染者肯定會充斥世界,不得片刻安寧。毫無疑問,下幾代的猴子就會出場,替它們的先輩收拾殘局。

本文轉載自 http://bigfools.com/2010/12/15778.html

網站設計人的悠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