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詐的瘟疫蝠,貪婪的瘟疫犬,詭異的腐蝕蟲,狂熱的十字軍,殘暴的天災軍…
這個被遺棄的世界角落,彷佛是生命,希望,理智,感情的禁區。然而就是在這
片飽受戰爭與天災創傷腐蝕的土地的一角,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獨自站在簡陋的
茅屋前,向偶爾過往的行人送上真摯的問候——無論來者是部落也好,聯盟也罷。
平凡的外表謙卑的談吐掩蓋不了隱者的異樣之處——獨自隱居在這東瘟疫之地,
那究竟要怎樣的膽識?又是出於怎樣的目的?終於,幾番交流之後,隱者緩緩道
出了自己真實的姓名:提裏奧.弗丁
弗丁的名字大家也許並不熟悉;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大名,恐怕天下無人不識。
作為白銀之手騎士團創始人光明使者烏瑟的親密友人,當年的弗丁是騎士團中地
位最為崇高的聖騎士之一。
跟他的聖騎士夥伴們一樣,弗丁在第二次大戰中與燃燒軍團控制下的獸人進行了
殊死的戰鬥。在戰場上,弗丁勇猛善戰,身先士卒,用鮮血捍衛著聯盟的榮耀和
大陸的和平;戰爭結束後,弗丁榮歸故里,回到家鄉Mardenholde要塞擔任領主。
飽經戰火洗禮的聖騎士,回到了尊敬愛戴他的部下和美麗可愛的妻兒的環抱之
中,像童話中的英雄那樣,過著令世人稱道羡慕的生活。
如果這樣的生活繼續下去,那麼提裏奧.弗丁的名字恐怕不會再次出現在今後艾
澤拉斯大陸的史冊中。改變了這一切的,是一次偶然的相遇。
某一天,弗丁獨自騎著愛馬Mirador到野外巡視時,他遇到了一個隱居的獸人。大
戰剛剛結束,自己的領地中居然出現了獸人!責任感深重的聖騎士不假思索的發
起了進攻。兩人你來我往,一時間不分勝負。戰鬥中,旁邊一座塔樓的廢墟發生
了耽塌,碎片砸到聖騎士身上,使他失去了知覺。
當弗丁再次醒來時,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身邊是正在為他療傷的副手Barthilas。
根據副手的報告,搜尋救援的小隊在幾天前發現了被馱在馬背上,重傷昏迷的他。
躺在病床上,弗丁努力整理著自己的思緒,驚訝的發現唯一能把自己從廢墟中救出
並馱到馬背上的,只有那個獸人!然而就在弗丁困惑不已的時候,野心勃勃的
Barthilas卻有著另外的想法——自己上司在昏迷時呼喊的“獸人”讓他確信
Heartglen城即將遭到獸人的襲擊。
痊癒之後,弗丁沿著之前的路線獨自尋找回去,果然在那座廢棄的塔樓下遇到了
之前那名獸人。獸人用人類的語言告訴他自己叫伊崔格。當晚,在篝火旁,伊崔
格向弗丁講述著自己的故事:他告訴他,他還記得許多年前,獸人部落曾經是信
仰薩滿教的高貴民族;他告訴他,在戰爭結束後,他終於意識到如今的部落在燃
燒軍團的影響下已經墮落到何種程度,並最終脫離了他的族人,過起了隱居的生活。
救命之情不能收買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弗丁;但獸人高風亮節的言行,卻戰勝了
古老的仇恨和傳統的偏見,贏得了同樣視榮譽與尊嚴高於一切的聖騎士的尊敬
與共鳴。在惺惺相惜的兩人分別前,弗丁發誓絕不向外界透露伊崔格的行蹤。
回到城裏的弗丁向他的人民宣佈領地內並不存在獸人的威脅,而他之前遇襲的
事件也已經得到解決。然而Barthilas,這個因為父母死于第一次大戰而對獸人
有著刻骨仇恨的男人卻沒有就此甘休。他找來同為聖騎士的Saiden Dathrohan,
決定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這一“危機”。
在一隊獵人的幫助下,Dathrohan展開了搜捕活動。弗丁看在眼裏,一言不發的
在心中默默為友人祈禱。然而當他看到被押解回城,試圖掙脫牢籠的獸人遭到
數十名衛兵的圍攻時,高貴的聖騎士憤怒了!弗丁怒不可竭的向自己的部下發
起進攻,而在暗處冷眼旁觀的Barthilas,此時嘴角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提裏奧?弗丁,昔日的戰爭英雄因為涉嫌叛國罪名,被押到斯坦索姆接受審訊。
許多友人,包括相愛的妻子卡蘭德拉,都懇求弗丁放下害自己落到這份田地的
榮譽感,把責任推到“那個野蠻殘暴的獸人”身上,在陪審團面前作出對自己
有利的辯護。然而站在法庭上,看著白銀之手的旗幟,弗丁腦海中閃過的,
是他的愛子泰蘭.弗丁在五歲那年,眨著天真的眼睛向他提出的問題:
“爸爸,所有的獸人都是壞人嗎?”
種族並不能說明榮耀,對與自己不同的存在,人們不應該輕率的作出判斷——
這是老弗丁當時的回答。
作為聖騎士,弗丁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經離盡頭不遠;但作為一名父親,他想利用
這最後的機會,用自己的言行為兒子樹立榜樣。聖騎士挺起高貴的胸膛,一五一十
的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陪審團動容了——沒有人能給這樣一位高節的勇士扣上叛國的罪名;但這並不能改
變他攻擊了聯盟士兵的事實。審判的結果是,弗丁被剝奪白銀之手騎士團成員的身
份以及相應的力量,之後判處流放。
弗丁多年的老友,光明使者.烏瑟帶著無比沉重的心情,親自主持儀式消除了弗丁
身上的聖光之力。儀式之後,烏瑟又送弗丁回家準備遠行。然而弗丁卻並沒有因此
得到安慰。相反的,當他得知法庭無視自己的據理力爭和苦苦哀求,依然要把伊崔
格以戰犯死刑時,已經不再是聖騎士的弗丁在心中作出了決定:即使不惜生命,他
也要守住自己當初的誓言。當晚,弗丁跨上愛馬Mirador,趁著夜色趕往斯坦索姆。
行刑的時刻,弗丁向刑場發動了突襲。儘管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人多勢眾的衛兵經
過一番苦戰還是制服了已經沒有聖光之力的前聖騎士。然而就在這時候,一支不知
來頭的獸人軍隊沖入了斯坦索姆市,他們突破守軍,釋放了城內關押著獸人俘虜。
在混亂之中,弗丁帶著伊崔格突出重圍向城外逃去。
當兩人終於逃到郊外安全的地方時,弗丁這才發現在關押期間身體與精神都飽受
Barthilas屈辱折磨的伊崔格已是奄奄一息了。憤怒,悲傷,幾乎絕望的聖騎士舉著
顫抖的雙手向天空無力的呼喊。
奇跡發生了,他的呼喊得到了回應。柔和的聖光從天而降,包圍著“野蠻殘暴”的獸人
,把伊崔格從生死的邊緣線上拉了回來。
當聖騎士從無比的震驚和喜悅中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二人已經陷入了剛才進攻斯坦
索姆的那支獸人軍隊的包圍。一位獸人口中的“新的酋長”走上前向伊崔格伸出手,邀
請他重新回到部落的懷抱。當得知新生的部落重新找回了先祖的高貴與榮耀,隱居多年
的獸人像回家的遊子,流下了欣喜的眼淚。
薩爾,這位新生部落的酋長,在帶領族人離去解放下一個集中營前,向弗丁致以了部落
勇士的禮節。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提裏奧.弗丁過起了隱居的生活——只有在他的兒子泰蘭.弗丁加
入白銀之手騎士團的那一年,他偷偷回到家鄉一次。遠遠的看著愛子依著自己的教誨,
成長為一個高貴而尊嚴的聖騎士時,父親蒼老的臉上滑過喜悅的淚水。
然而,造化弄人,提裏奧.弗丁的傳奇,還遠遠沒有結束。
創作者介紹

No Chocolate & Muuffin

網站設計人的悠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